资料专区

天命飞身再起

点击量:117   时间:2020-06-05 08:27
午时,烈阳当空,青山之颠,两个修长的身影立在山顶的一大片空地上,周围是众多的人打着帏帐遮阳,正是青代一家人,剑圣,琴剑双娇,箭神,丁香,和白少卿。青代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,面貌粗犷,浓眉大眼,络腮胡子,鼻阔口方,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是那么精明足以把生意做到大洋之外的人。那青划也是一表人才,长相俊秀,只是略显白净文弱,众人都想看看这两个青年俊彦之间的生死之搏。天水云潇洒的拱了拱手,“天命兄,今日你我一战,是生死相搏,千万不要留下遗憾,我知道你有回光心法,但用无妨。”说完一举手中之剑,又说道,“此剑名碧血,是我天水家祖传宝剑,吹毛断发,削铁如泥,天命兄小心了。”天命哈哈大笑,一扬手中之刀,“云兄大可放心,我一定不会留下遗憾的,我手中之刀,乃是在青城有名的张铁匠处打造的,虽不是碎金断玉的宝刀,却也是一柄利器。”二人相视大笑,又同时静下来,各自把功力运行到极限,天命周身缭绕着一层淡的几乎看不出来的紫气,飞速的旋转着,狂暴而霸道,而天水云则被一团赤色的气焰所绕,充满锐气和灵气,犀利而强劲,二者的气机在空中交错相击,互不相让,劈里啪啦的。虽然天命的气机霸道,却是不敌天水云的赤焰,紫气渐退,天命眉头一皱,心想可不能等到被天水云完全压制住了,那时可就先机尽失了。当下,脚踏七星,位移乾坤八宫,一时出现八个残影,每个残影都向天水云挥出一刀,虽是残影,那刀劲却有如实质,正是名家的神功“佛陀八现”。天水云朗笑一声,一连击出九剑,其中八剑是击向那八个残影,另外一剑却是击向正上方,那里天命的实体忽地闪现,正一刀劈下,刀剑相击,气劲四射,二人做了第一次直接的交锋,各退半步,看上去谁也没有占到上风。其实不然,天水云立在地上,能及时感应到天上的杀机,在击破八个残象后兀自能后发先至,已是不易,天命凌空一击,本就占了便宜,却同样是各退半步,虽说大家一开始可能还有所保留,但这一下,行家眼里却是分出高下。天命飞身再起,来个空中转体720度,又是一刀挥下,这刀带着螺旋的气劲,声势更是逼人,却是名家功夫中的“金刚韦陀杵”,原来是用做重兵器上,现在被他化成刀法,到也是霸道犀利。那哥们也是不含糊,脚步不慌,一柄宝剑硬向天命的刀削去,竟是要来个硬碰硬,天命也不闪不避,去势不变,就迎了过去,天水云有宝剑之利敢硬接到是不奇怪,奇怪的是天命,本来在兵器上就吃了亏了,用的却还一直是名家的武功,而不是邪神的风之刀法。风之刀法,邪神的成名绝技,大陆上最强的刀法,随风而动,无孔不入,有时温柔如微风拂面,轻轻掠过敌人的咽喉,有时又如疾风骤雨,让敌人满身伤痕,惨不忍睹,修炼到最高的境界便是随风,敌人一动,随着气机牵引,便能击中要害,共有八式,最后一式便是诛天灭地。这大陆上最强的剑技则要属剑圣的心剑了,以心御剑,心到意到,剑随心动,共十二式,其他厉害的武功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,以后将会陆续提到。这一干人等都期待着十六年前之战的重演了,当时邪神与剑圣与雪原之上打了一场没有观众的决斗,激战千余回合,那时林华还没修炼到心剑如一,惜败于邪神手下。不过邪神也付出了代价,为了这一战,他失去了救援自己最好的朋友名枫的机会。现在十六年后,大家都希望能看到这场精彩战事的重演,可惜是在两个大好青年的身上,而且还是生死之搏,不禁让人感叹上天弄人,让这两个大好前程的青年在此以生命为赌注。只是让人纳闷的是天命为何不用邪神绝学,而是一味用名家的功夫,难道是因为想用家传武功击杀天水云,但这是不可能的,剑圣绝学毕竟是要比名家武功招式来的强。大家正思量间,场中二人已经又是过了二十几招了,天命暗暗叫苦,天水云给他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,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,那柄刀的质量还不错,在天命的内力灌注下,只是多了二十余个口子,还没断。天命有他自己的苦衷,明知自己的功力不及天水云,若是用邪神的武功输给了天水云,则这一战必定传遍整个大陆,名家人给邪神丢脸不说,也丢了自家人的脸,而名家的武功本身与剑圣的武功就有差距,即使自己落败身亡,好歹也保住了邪神的威名吧。大不了别人说自己托大轻敌,死了活该。天水云也十分纳闷,一直没有看到师傅所提到的风之刀法,以为天命还有所保留,因此手下还留了两分力,但看到即使这样,对手也是支撑的相当辛苦,但却仍然死活不用邪神的武功,天水云感到自己被侮辱了,一连挥出三十剑, 一码中平特资料如满天红雨,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全无破绽,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罩向天命周身大穴,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正是心剑中的第三式“心雨如丝”,沉声道,“天命兄为何不用风之刀法,难道认为在下不配嘛。”天命吸气凝身,功力注于双目,暗用明王心法,那剑圣绝学,居然也被他看出小小的一点空隙,虽是如此,无奈功力不及天水云,即使看出破绽,也是避无可避,只得拼命发动身法,尽量将伤害减少到最小,旋身之间,肩头,大腿,左大臂已是暴开三朵血莲。强忍痛楚,额上青筋突起,冷汗直流,一边不慌不忙的运气化掉天水云剑上传入身体内的剑气,一边朗声大笑道,“不错,不才认为根本不需要动用什么风之刀法。”要就说眼力来看,天命可说是当世第一人,无论什么武功,在他眼中都可以找到破绽,因为他追求的武道乃是自然之道,只有暗合自然,才无迹可寻,无绽可破,无奈俗事太多,无法专心修炼,若是再给他十年的功夫静心修炼,必将无敌于天下。即便是剑圣的武功,虽然吻合心意自如,但却包含了人的主观,无法真正的达到自然之境,只要心中仍然有七情六欲,就无法达到天道的境界,有人说,唯能极于情,故能极于剑,可是却无法脱出这极达到无极的境界,事实上这世上还没有人达到这种境界。剑圣有爱,邪神有愧疚之情,任千秋有独霸武林之欲,这三大顶尖高手仍无一人可登上武学的最高峰,试问天下,谁能突破这个瓶颈,但名天命却有这个可能,他兼修了明王心法,这明王心法取自佛家,有明王不动之意,正暗合了自然之道,也是武道的圆满所在。但天命现在却十分痛苦,虽然看出敌人的破绽,但功力的差距却让他躲不开敌人的攻击,更谈不上反击了,这好比,你看见一个人慢慢的拿菜刀来砍你了,你却用比他更慢的速度逃跑,眼睁睁的看着菜刀砍到你身上。且说那天水云被天命的话气的半死,饶是他学的是心剑,心中一股怒气却已经是忍不住了,对别人他可以大度,天下都是他的,手中兵马何止百万,一声令下,千颗人头落地,但对这个名家余孽,身上这一股子傲气和霸气,却让自己十分的不舒服,简直是不舒服至极,手中宝剑,又添几分狠辣,资料专区剑气更是凌厉。心剑第一式,“一心一意”,噗嗤,正中天命的另外一边肩膀。天命仿佛完全感觉不到那剑是插在自己的身上,仍然哈哈大笑,名家绝学,“佛光普照”,一刀斩向天水云的脖子。天水云迅速的退后,手中之剑带出一股血箭,待天命的刀势一尽又贴上前来,心剑第二式,“剑心似火”,手中宝剑,幻化出一朵火莲,开满了天命的全身,点点鲜血飞溅。天命却依然保持着他的笑容,逼上前来仍然是一记“佛光普照”,完全是毫无花巧的硬招,只求将对手逼退。天水云又退,心中怒火万丈,完全忘了自己答应师傅的事了,又是一招,心剑第三式“心雨如丝”,天命再中剑,那血仿佛流不尽,嘲笑着看着天水云,仍是那一招“佛光普照”,天水云再退,心剑第四式,“心剑了梦”,却是刺向天命的额头。天命偏头躲过,却仍是躲不过胸部的两剑,肋骨已是折断了两根,皮开肉绽,白森森的骨头露了一小截在外面。围观的众人一片惊呼,剑圣的眉头皱了皱,对天水云的表现十分不满意,对于天命的举动却是若有所思,青萍一声尖叫,每天锦衣玉食的她,哪里见过这么凶险的撕杀,虽然她是很坏,但也没有坏到要制人于死地的地步。虽然她喜欢的是天水云,但她也不是傻瓜,知道天水云不喜欢她,对这个天命却有一番别样的感觉,这是第一个敢骂她,敢打她的男人,一看到他,自己的屁股就隐隐作痛,当然这是因为伤还没好的缘故,看到谁也会痛,只是看到他痛的厉害些罢了。那江爱则是看的又怕又爱,怕的是这天命被斩杀了,呆子也看出来他不是天水云的对手,爱的是天命那不服输的硬气。青代家其他几人却是站在天水家这边,心中叫好,琢磨着这邪神之徒也不过如此。琴仙子咬着嘴唇不说话,心里为这个阳光的青年暗暗担忧,剑仙子则紧张的盯着天水云,发现她的师兄已经失去了平常心了。箭神双拳紧握,心中主意打定,这是殿下的战斗,自己不便插手,若是殿下身死,自己拼着这条命也要把天水云格毙当场,可惜自己的大弓上次丢在了北华平原上了,不然也可多添几分胜算。白少卿和丁香却是一左一右倚着箭神,身形已经是站不稳了,两小双目含泪,看着这个可亲可爱的大哥鲜血长流,却永不停息的战斗,这血与铁的一幕,生生的印在二人的脑海里。一时间众人百感交集,那边天水云已经使出了心剑前十一式。天命披头散发,面目狰狞,骨断肉裂,浑身浴血,却依然死命向前。“佛光普照”在地上划出一道道深沟,天水云一退再退,剑仙子突然叫起,“师兄,小心后面的悬崖。”天水云回头一看,身上冷汗直冒,不知不觉中,自己已经退到了这里,若是平时,自己断然不会中计,今天却象中了邪一样,居然退到了这里,如果不是师妹提醒,即便在最后一式击杀了天命,那已经挥出的“佛光普照”也会把自己逼落悬崖。天命却是长叹一声,知道自己今天再无胜望,计划全被打乱,自己一心只用名家的工夫,除了想保住邪神威名外,就是要激怒天水云,让他失去冷静的判断在不可能中求胜利,一直使用“佛光普照”那一招就让天水云愤怒到了极点,完全散失了平常心,眼看就要成功了,却被这可恶的剑仙子一语道破天机。“为了惩罚她,一定要让她做自己的老婆.“天命暗想,即便是到了现在,天命依然还可以风趣的起来,这种气度,确是王者风范。稍微调节了一下紊乱的气息,天命高高跃起,背对着阳光,一招“万佛朝宗”朝着天水云当头劈下,这刀包含了天命最后的力量,那身影落下,恰好把背后的阳光让开,刺向天水云的眼睛。天水云也不愧为年轻辈里的第一高手,马上就能恢复状态,双眼一闭,完全靠气机感应,使出了最后一剑,“心剑如一”,宝剑带着万道霞光,如流云彩带,击向空中的天命,果是最绚丽和灿烂的一招。噗,噗,噗,噗……,天命浑身上下,中了108剑,所有穴道都被击中,他那一刀却也砍中了目标,却不是对了天水云砍去,他知道,自己若是砍向天水云的绝招无异于找死,因此,完全暴露空门给天水云,那招却是砍向天水云脚下的土地。轰隆一声巨响,那个崖头,被天命这全力一击,已是断裂开来,二人一起落下悬崖,三道身影迅速的赶到,一条彩带飘出,卷住了天水云的身子,拉了回来。却是琴仙子相救,总不能看着自己未来的小叔子这样惨死吧,另两道身影却是剑仙子和箭神,剑仙子横剑拦住了箭神,怕他对天水云不利,却阻隔了箭神救人的机会,箭神虎目含泪,恶狠狠的盯着剑仙子。一时崖上无声,众人皆沉默无语,天水云痴痴的看着崖底道,眼中一片迷惘之色,为什么,为什么,我赢了吗?箭神看到剑仙子拦在身前知道今日报仇已是无望了,长叹一声,一跺脚就飞身而去。丁香泣不成声,短短两天与大哥相处的日子,已经让这个少女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和蔼可亲的哥哥,当下就要跳崖自尽,陪她大哥去了。却被白少卿死死拉住,白少卿脸上还兀自挂着泪痕,却要拉住比自己大的丁香,十分吃力,哭着喊着,“姐姐,你不要死啊,你死了怎么给天命大哥报仇啊,天命大哥不是给我们交待了吗?”两人抱头痛哭,互相搀扶着下的山去。太阳仍烈,地上的血渍已经成血块了,一片狼藉,剑圣缓步走到徒弟的面前,对着天水云说,“你输了,临变不能制敌,临敌不能静心,你彻彻底底的输了。”剑仙子欲要替师兄分辩,却被剑圣回手一个大嘴巴子打晕了,剑圣厉声道,“我平日怎么教你的,哪怕是你师兄死了,那是他技不如人,你也不应该出声提醒,这是一个正直的武者所为吗,你不配做我的徒弟,从今后,你做你的瑶池公主,不要再来找我。”琴仙子欲说些什么,看到妹妹泫然欲泣的样子也就算了。心里也为天命的死感到惋惜。青萍傻愣愣的问江爱,“那个人死了吗?”江爱心中痛惜不已,面上却是淡淡一笑道,“是的,他败了,天水兄弟赢了。”二人一时无语,其他人却都上前祝贺天水云,天水云的神色已是恢复了正常,看到小师妹为了自己被逐出师门,竟然不闻不问,心里竟满是天命刚才的英姿。这天水云本是才气纵横,生平只服他大哥天水凌一人而已,自认为男人才是这世界的主宰和真理,对身后追求的女子是不屑一顾,即便是高贵如玉梦瑶这样的女子也是毫不在乎。今日与天命一战,自认不如,到不是功力,而是那临战的一分机警,对形势判断的准确,以及身上散发出的野性和霸气,让他深深的迷恋,本来,他对自己的哥哥天水凌是有那么一分爱慕之情,无奈兄弟血缘,这天命却让他的心感到一阵阵的激动,居然已经爱上了他,世间万物,无奇不有,有谁想到这天水云竟然是同性恋呢,可惜天命已经落崖身死,若是知道了,大概也会吓活过来吧。请继续期待《王道无极》续集

  2013年日本东京拿到了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,从那开始,日本很多体育项目就开始了人才储备,乒乓球近年来受益于“断代式”培养的方式,诞生了伊藤美诚、张本智和等年轻有为的选手,他们被认为有望在奥运会上取得佳绩,特别是随着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1年举行,给了这些年轻人更为充足的成长时间。

  新浪科技讯 4月20日下午消息,天眼查数据显示,近日,7FRESH的运营主体——北京四季优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刘强东卸任经理一职,由王敬接任;此外,张雱卸任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,由王敬接任;李娅云卸任监事,由檀赛利接任。

,,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

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